EN|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2018年11月20日

来源:意象海
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吕斯百作品
 

北京秋天的某个下午,去炎黄艺术馆看“吕斯百大型艺术展”,这是该馆“二十世纪中国民族油画开拓者系列”之一。吕斯百先生,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,一无所知,毕业以后,在母校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的展厅前偶然看到他的半身铜像,也不知何许人也。2011年在北京与著名美术评论家陈传席教授聊天,他说,欧美人士只认可中国一个人的油画。这个人就是吕斯百。但非常可惜,到那时我还没有见过吕先生的油画。

2012年暑假,在甘肃省博物馆看到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的系藏作品展,其中有吕斯百的两幅作品,都很小,感觉有点土。这次,很幸运看到了70多幅他的油画作品,包括他的一些代表作。3点多进去,一直看到4点半,还有一小半没有看呢,管理人员就关灯,赶人了。我只好出来。第二天,我又辗转地铁、公交,跑去看,又是三个小时,而且还遇上了两位油画家,他们是中央美院的毕业生,现在从事油画创作,颇有成就。期间相谈甚欢,他们对吕斯百的油画评价极高,爱不释手。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《农民肖像》 吕斯百 1938年 71.5×52.5cm 布面油画
 

看了70多幅吕斯百先生的油画,真的很感动,觉得应该说是很优秀的作品。以我外行人看来,他油画的杰出之处,一是色调的使用。可以说,他独创了黄土高原的色调,那种土黄色,很好,真实,看着让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。二是他的不事张扬,就那么真实地写出自己的感觉、感受,并没有被时代裹挟走,即便解放后的作品,也是如此。这是极其难得的,除了定力之外,就是功力老道。塞尚说:“一个画家的感觉才是一切的基础,我要一直这么说。”作为塞尚影响下的法国留学生,吕斯百可谓得了欧洲油画的真精神。
 

解放后,绝大多数人被裹挟进了历史的洪流,成为了所谓的弄潮儿,显赫一时,但是,尘埃落定,水落石出,我们看到还是吕斯百,他还是在那里,巍然耸立。中国油画界的靳尚谊,怎么可以与吕先生相比呢?至于李自健之流,那更是无法再说。两位油画家听了我的观点,击掌赞叹,一位说,你批评李自健,其实就是高抬他了。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第三,吕斯百作品里陕甘题材很多。油画界里以陕甘为刻画对象的油画家,现当代真的不是很多,目下有一些,但其水平很值得怀疑。看到吕斯百笔下的兰州、延安、陕北,那种气息,真的很真实,生气贯通,很耐读。现在的陕甘恐怕已没有这份精魂了。有学者认为,吕斯百先生的油画儒雅、内敛、朴素,充满诗意,有着东方式的君子之风。我是极其同意的。靳尚谊的油画,生硬,僵化,根本没有油画家自己的情感,更无论说气韵、生气了。这里可能还是一个才气问题。才气这东西,没有就没有,任是谁也没有一点办法。《文心雕龙》曰:“才自内发,学以外成”。政治让关山月这样的三流画家爆得大名,而真正的大师吕斯百却死于“文革”,至今寂寂无名。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吕斯百是真正的艺术家,耐得住寂寞,走到那里,都能画出那里山水树木的精神,真是大天才。看他的油画,写意成分很浓,画中人物,都是寥寥数笔,但却神情毕现。这可能有西方塞尚,及其之后印象派的影响,但也不能说没有中国水墨画的影响。作为中西融合的杰出代表,吕斯百先生是非常优秀的。我感觉吕斯百的油画,色彩受梵高、塞尚影响大一点,构图上有毕沙罗的痕迹。至于夏凡纳、夏尔丹,因为没有见过他们的作品,有什么影响就不敢置喙了。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
吕斯百,江苏江阴人,早年受徐悲鸿赏识,推荐到法国公费留学,打下了坚实的油画功底。回国后,先后在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、西北师范大学艺术系、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授,并兼系主任。这三所学校的美术系,可以说贯穿了他的美术教育思想:超越政治,网罗百家。他是非常看不惯宗派主义的,他认为宗派和文人相轻是国内艺术学术的阻力。我的母校西北师范大学艺术系,就是他创建的。可惜的是,至今兰州美术界几乎没有人关注过他,深入研究过他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片土地太绝情了。
 

宗白华评价吕斯百的油画:“无论静物、画像、山水,都笼罩着一层恬静幽远而又和悦近人的意味,能令人同它们灵魂上的接触,得到灵魂上的安慰。”“我爱斯伯(百)画里面静而冷的境界,可以令人思,令人神凝意远。然而我更爱斯伯的静而有热的画,我称之为‘嫩春境界’”。宗白华是我越读越崇拜,越爱之不舍的美学家,他的这段话,我极其同意。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
读吕斯百的油画,开始真的很难,觉得一点不抓人,没有一点华彩,但你只要用心去看,去读,你就会发现这才是无人可及的。常书鸿说:“他的绘画一如其人,这样的朴素厚重是任何人所不能企及的。”秦宣夫说:“我觉得吕先生的作品中最难得的一点是有统一的风格,而他的风格中最特别的地方是美的鉴别力之纯正和一种乐观的,温暖的,宁静的,中节的,诗的情趣。二者皆非力学而能的。”他的画不纤巧繁琐,更与华丽艳丽无关,“不论是设色和用笔,都能体现出所谓的油画味道”(冯法祀)。这个“油画味道”,是最难的。
 

朋友杨海燕兄的书法,我爱之有加,近几年竭力鼓吹之。但他总是非常低调,不愿张扬。从他的拒绝里,我懂得了他的坚守:人一旦热闹起来,或者你的名气大到一定程度,你也就基本废了,能永远守住那“寸心”的真没有几人!我知道,作为一位书法家,等到大家都认为你是大家的时候,你也就永无宁日了。我说,艺术永远是安妥自己那颗苦涩的灵魂的,非为娱人也。他说,不过,也可让知己娱一下。这倒也是。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
黄宾虹一直到80多岁,还是有极其之多的书画界同仁认为他不会画画。他的女弟子陈佩秋,就一直崇拜张大千,看不上黄宾虹。我曾经为之恨恨者终日,今日忽思及此,才觉这才是宾虹老的福音。否则,他哪里能有大半生的安宁,终于攀登上艺术的绝顶?如今,反观二十世纪中国书法美术史,能与黄宾虹比肩者,可有一二人否?我经常说,当大家都说某某好的时候,你再说就没有丝毫价值。这也是我非常佩服傅雷的地方。是他第一个发现了黄宾虹的伟大,读他们两人的通信,我觉得宾虹老已经知足了。
 

吕斯百的寂寞,也从某种程度上成就了他。如果他解放后也与时俱进,那还有那么多优秀的作品吗?
 

吕斯百:一位耐得住寂寞的真正艺术家


但反过来又想,呆在我们这么偏僻的地方,如果一点声音都不弄出来,恐怕身后就真的一无所有了。杨海燕很认可的靳鉴先生,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,书法造诣极深,就似乎被人遗忘了,作品也见不到几幅,更不要说有人给整理了。甘肃对待自己的艺术家,真正的艺术家,有一种骇人的冷漠。
 

文 / 杨光祖( 西北师范大学教授、青年文学评论家),2012年10月19日写于北京海淀区大有庄(兰州市安宁区甘肃省委党校文史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