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|

纪念伦勃朗逝世350周年,史上最大规模伦勃朗画展亮相荷兰阿姆斯特丹!

2019年02月27日


 

 

荷兰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

 

今年是伦勃朗逝世350周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为纪念这位艺术伟人,特将2019年定为“伦勃朗年”,并将开启为期一年的系列展览和纪念活动。

 

2月15日,荷兰国立博物馆大开库房,展览“所有的伦勃朗(All the Rembrandts)”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举行,这些原本保存在温度受到严格控制的仓库中的作品将向观众公开,展示伦勃朗这位荷兰绘画大师的生活。

 

 

观众在作品《夜巡》前,伦勃朗, 1642

 

这次展览恰如其分地命名为“全部的伦勃朗”(All the Rembrandt),展出包括22幅油画、60幅素描和300多幅版画。迪比茨说:这是该博物馆历史上首次同时展出这么多伦勃朗的作品,部分原因是许多画作和版画“极其脆弱”,所以平时很少展出。

 

展览记录了这位画家的职业生涯,从默默无闻的早期,到作为一个著名画家的崛起,再到他辉煌的巅峰和他最终的终点,最后穷困潦倒地死去。

 

“全部的伦勃朗”展览现场视图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展出的作品中包括他众多的自画像、17世纪阿姆斯特丹的日常生活场景,以及普通人居住的宏大历史和圣经场景。

 

全部的伦勃朗”展览现场视图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同时展出的还有他著名的马尔丹·苏勒和奥普金·高比(Marten Soolmans and Oopjen Coppit)的婚纱照,由国立博物馆在2015年与卢浮宫联合收购。其他著名的作品包括他的私密的、不太为人所知的“性感绘画”(迪比茨这样称呼它们),这证明伦勃朗“不仅是一位荷兰艺术家,也是每个人的艺术家”。

 

艾萨克和瑞贝卡,又名“犹太新娘”,伦勃朗,1665-1669

 

梵高曾在看到《犹太新娘》前说:“我愿用我10年的生命换取在此画前坐上两个星期。”

 

在《卫报》评论人Jonathan Jones看来,“展览道尽了一位伟大艺术家非凡的人性和对生命的无限渴望”。荷兰国立博物馆甚至表示,这是“一生仅有一次”的机会,可以一次性大饱“伦勃朗”的眼福,探寻和追忆他完整的一生。

 

 

自画像:对人性的探索始于自我

 

伦勃朗1606年出生于莱顿,1631年搬到阿姆斯特丹,1669年在这里去世。作为磨坊主的儿子,他在当地最好的拉丁学校学习,但因热爱画画,最终还是辍学,选择去做一名艺术家。

 

伦勃朗对人物有一种非常敏锐和真实的表达。在寻求对人性的理解中,他发现从自我开始探索或许是个不错的方法。从创作早期到生命的最后一年,他一共留下了90余幅自画像。在这个方面,他有意无意地践行了苏格拉底的名言——认识你自己。

 

在他早期的一些自画像中,伦勃朗常将自己描绘成一个蓬头垢面、不修边幅或是桀骜不驯的人。他的脸很宽,眼睛小小的,鼻头儿浑圆,下巴倔强,对世界充满了不满。

 

小自画像(Small Self Portrait),71×59cm,蚀刻,1627-1628

 

皱着眉头的自画像,伦勃朗,75mm×75mm,蚀刻,1630

 

一头散发的自画像,伦勃朗,布面油画,1628

 

画这幅《自画像》时艺术家只有22岁,尽管此时伦勃朗还不算经验老到,但已有学徒慕名而来。他年轻、自信,敢于大胆实验,在绘画中逐渐形成了对光影和明暗的特殊感觉。

 

画面中,强烈的光线打在艺术家右侧的脸颊上,眼睛和脸上的其他部分被阴影遮住。你要看一会,才会突然发现艺术家的一双眼睛正盯着我们。对于年轻的伦勃朗来说,自己显然是最好的模特,可以任意实践他在绘画上的想法。

 

作为使徒保罗的自画像,伦勃朗,布面油画,91cm×77cm,1661

 

54岁的伦勃朗创作了这件《作为使徒保罗的自画像》。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将自己装扮成圣经中的人物入画。此时的伦勃朗不再年轻,他垂垂老矣,遭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妻子及孩子们相继去世,濒临破产。伦勃朗在这件作品中不加修饰地展现了自己的无奈、衰老、脆弱、贫穷和窘迫。

 

有人说,在伦勃朗极其失意的岁月里,他通过描绘那些圣经人物和圣经故事,个人情感和心灵得到极大慰藉,也因为苦难的人生经历,开始将目光投向和他有相同经历的人,那些贫苦、老弱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。作品悲天悯人,给人强烈的精神启发。

 

1662年,伦勃朗在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,第一次在自画像里微笑,充满自嘲的意味

 

晚年的自画像,一位平静而睿智,饱经风霜的老者

 

艺术史上,没有任何一位艺术家像伦勃朗一样如此热衷于描绘自我。年轻时,他画自画像实践自己的绘画想法。在他的最后几年,虽然濒临破产,也拒绝迎合订单和市场的需要。没有人委托他画一幅画,他沦为为自己画像,每当他能从他的艺术品供应商那里买到必要的材料时,他就会这样做。

 

女性、孩子和动物

 

伦勃朗1631年搬至阿姆斯特丹,1634年与妻子Saskia结婚。在近十年的时间里,伦勃朗很受贵族和资产阶级新贵的追捧,订单应接不暇。人们要他画宗教画,画肖像、静物。他可以驾驭场面,表现人物,通过对明暗和光线的娴熟运用,使画面栩栩如生,充满舞台戏剧的效果。伦勃朗不喜欢刻意美化人物,而是尽可能展现他们真实的一面。

 

圣彼得的拒认,伦勃朗, 1660

 

Haesje Jacobsdr van Cleyburg, 伦勃朗,1634

 

这件肖像画画的是鹿特丹一位啤酒酿造商的妻子。画面中的女性看上去勤勉而不失尊贵,衣着严肃却不乏时髦。伦勃朗以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描绘了她皮肤的皱纹,因岁月流逝浮现出的眼袋,浓密的眉毛和稍显灰白的发鬓。尽管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略显苍老的女性,伦勃朗仍为她赋予了魅力,在她微微张开的唇边有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。

 

伦勃朗笔下的妻子Saskia

 

《正在阅读的老妇人》,伦勃朗,1631

 

画面中,光线从老妇人侧后方进来,照亮了书籍和妇人的一只手,她的衣服闪烁着天鹅绒的光泽。厚厚的颜料使这只手看起来就像泥塑一般,她的脸仍被放在阴影里。

 

躺在垫子上的裸女,伦勃朗,136mm×283mm,1661-1662

 

这幅女子平卧的裸体画,有古典神话的意味,画面中的女子像一个沉睡的仙女。伦勃朗用有力的笔触勾勒出女人和软垫的轮廓,使女人下垂的皮肤在柔和的阴影下变得有形,展现了他敏锐的观察力和对细节的真实再现。

 

穿着僧侣袍子的Titus, 伦勃朗, 1660

 

画中的Titus穿着僧侣的袍子,低垂俯视的目光和眼神为这位年轻人增添了一种安静内省的气质。他略显苍白的脸在背景的衬托下非常突出。

 

斜躺的狮子, 伦勃朗,141mm × 204mm,1650

 

 博物馆首次公开修复《夜巡》 观众可近距离从旁观看

 

《夜巡》是荷兰国立博物馆的镇馆之宝。作为伦勃朗最重要、最有代表性的作品,为了增加公众的了解和参与,博物馆今年将首次公开对画作进行修复并在网络直播修复过程。整个修复计划将于今年7月开始,在法国建筑师让·米歇尔·威尔莫特专门设计的玻璃房中进行,参观者可以近距离从旁观看。

 

《夜巡》,伦勃朗, 1642

 

这样的参与方式让我们得以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观看这件作品。1642年,这幅巨作刚诞生时,应该不像现在这么晦暗。为了制造斑斓的颜色,伦勃朗施展了他的拿手技法,透明厚涂。先用灰白色厚涂画出画面整体的素描效果,再用透明油彩一层层敷上,使作品呈现出丰富的色彩变化。尽管这件作品今日扬名天下,却被当时的模特——阿姆斯特丹自卫队成员耻笑。他们忽视了伦勃朗将他们塑造成一支充满英武、跃动感的活生生的队伍,反而在意有的人被光照着,有的人被塞进阴影里。他们认为伦勃朗画得太糟糕了。“伦勃朗想让色彩表达思想,让光线表达情感。”尽管这种想法不被当时的荷兰人理解,但时间最终证明了一切。

 

基督传道 , 伦勃朗, 版画,1646-1650

 

托比与抱羊羔的安娜,伦勃朗,油画,39.5cm×30cm,1626

 

《尼古拉斯·图尔普博士的解剖课》

 

展览作品欣赏:

 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前臂靠在石头门槛上的自画像》(1639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穿着东方服装的男人》(1635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全部的伦勃朗”展览现场图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全部的伦勃朗”现场图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伏卧狮》(1660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景观与石桥》(1638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朱庇特与提俄珀》(1638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坐在窗边的萨斯基亚》(1638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耶利米哀叹耶路撒冷的毁灭》(1630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阿姆斯特丹德雷伯工会的看守》(1630),又名《纺织工会的理事》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三个十字架》(1653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伦勃朗·范·里金,《三棵树》(1643)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全部的伦勃朗”展览现场图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 

全部的伦勃朗”展览现场图。图片: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


“全部的伦勃朗”展览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持续展出至6月10日。
 

来源:中国艺术现场